首页 > 文章
邵宇: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可在三方面发力
2018-05-16 22:01:12 来源: 互联网 [打印本稿]

原标题:

今年中国承诺加大金融开放力度,开放内容集中在业务放开、机构放开、市场放开三个方面。

在此背景下,笔者理解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面新的作为可以在三个主要方面加大力度:

第一,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账户开放。

纽约、伦敦之所以是国际金融中心,其前提就是美元和英镑是国际货币,换句话说上海是不是国际金融中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民币是不是国际货币,所以上海的任务就是全力支持人民币国际化。它既是主战场,也是试验场。人民币国际化进入到目前的僵持状态,资本账户开放停滞,是因为在美元升息周期中,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资本外流,所以收紧资本账户,并启动对庞大金融集团的打压。资本账户开放重点转向账户内的联通式开放,例如各种通,资本并没有实际离开账户体系,又让中外投资者可以相互感知到对方的市场。沪伦通进程应该会加快,因为在退欧过程中,英国对中国有非常大的合作诉求。

那么人民币国际化的下一站究竟在哪里?应该是人民币作为交易货币和计价货币的推广,例如石油期货的推出,未来所有关键大宗商品都必须有人民币计价产品。当然如果要形成有市场影响力的价格,就需要全球众多玩家的参与,所以除了上述扩大机构、市场、业务等新一轮开放举措,还需要依托自贸区资本账户的局部开放来推动,即拓展自由贸易FT账户的功能。

第二,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

上海聚集着种类最多的金融市场,股票和债券是最基本的两类。股票市场近期热烈讨论的是CDR(中国存托凭证)和所谓独角兽公司,对此类公司上市或者回归可以持更加开放的心态。各地区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港交所在修订规则,推出科创板块,以容纳更多的内地科技企业。笔者认为可以考虑在自贸区设立相对独立的类似板块,让独角兽公司进入其中,让全球投资者一同行使价格发现功能,这样的设计也可避免直接同目前主板的估值体系发生冲击。

此外考虑到未来房地产行业的发展趋势,推出支持租赁物业的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类产品)也很迫切。

最后区域股权交易市场的大量存量企业也有待盘活,把金融资源真正输送到实体经济和创新创业中。

债券市场则主要是银行间市场,考虑去杠杆和严监管的趋势,债券市场在经历违约和价格波动,影子银行则正被资管新规围剿,同业市场活跃程度有所下降。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阵痛是必然的,拥有核心竞争力的独立资产管理机构会继续存活和做大做强。破除刚性兑付后的万亿元理财资金会积极寻求主动配置,可以预见未来标准的资产证券化产品会成为主流,商业银行主导的间接金融体系会向投资银行主导的直接金融体系升级,证券化市场空间正在打开,融资成本会得到有效降低,越来越多的机构和资金会加入其中,这无疑是确定的风口。

第三,金融科技弯道超车。

上海一直被诟病没有产生BAT这样的互联网1.0时代的流量入口和中心化巨头,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正如纽约没有苹果公司,伦敦也没有脸书公司一样。上海有它自己的定位。所以正确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这些互联网巨头没有在上海股票市场上市。

实际上这类模式创新的互联网企业,不论是天使轮还是最终上市,都是由海外资本在海外市场完成的,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设计并不支持这类轻资产、重模式创新的企业。

互联网1.0时代,信息不对称和基础场景培育出中心化巨头,它们通过燃烧资本、垄断流量入口,收获了中国的人口红利和技术红利。而进入互联网2.0时代,它们纷纷通过所谓abc技术(即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再度赋能,智能化的大数据处理提高了匹配精度和商业效率,从而更加有效地去变现它们掌握的流量。

但是它们并没有占领全部的可互联网化的生产和生活场景,因此TMD(头条、美团、滴滴)之类的小巨头也在快速成长,即便如此,它们也不过是在信息、外卖、出行等场景发力,特别是它们对于金融场景的影响正在被中和。

现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正在快速进展,这种技术可能也会颠覆那些历史上形成的中心化巨头。上海的核心优势在于同时拥有完整的金融市场体系和强大的实体产业基础,完全可以考虑在区块链技术上进行大规模布局,形成由核心企业和机构主导的产业联盟链和金融联盟链,再打通两个联盟链,构建起大范围的应用场景、推出标志性应用并最终建立行业标准。

金融科技创新很可能带来更为底层的商业逻辑和技术架构的重大变革,并决定未来一代的操作系统和商业规范。如果看准布局,持续投入,上海将获得在新一代互联网技术下弯道超车的机会。

此外考虑到金融创新和发展的外部性和特殊性,还需要补充两点。

第一点关于风险管理,为什么人民币国际化包括资本账户开放出现放缓?因为美元加息周期促使套息交易反转,资本回流美国。这就检验了资本账户管理的有效性。从一开始的全面放开,到全面管住,再到有甄别放开。上海需要构建一套全市场、全口径的资金存流量监测和风险预警系统。上海是中国的金融市场中心,自贸区是跨境资金流动的中心。现在国家层次的金融综合统一统计呈报系统开始建立,在此基础上就可以结合宏观审慎方法来监测和防控金融风险,包括跨市场风险和异常跨境资本流动。只有这样才能趋利避害,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另外一点则是关于定价权。金融中心肯定已经有太多的大楼,但更重要的可能是得有大师,就如同高等学府一样。其实就是有定价权的专业机构,例如评级机构、投资银行、基金公司、风投、财富管理机构、高端智库、法律财会中介组织等。掌握定价权的机构一定是类似晴雨表式的厂商,它们有着一流的研究、执行和项目人才,特别是具有市场影响力的分析师和专业人士,它们的日常就是预判、维护和推动市场的发展趋势。现代金融市场是高度预期化和具有羊群效应的所在,纽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因为有高盛、美林、标普等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华尔街机构。因此金融中心建设需要发力培育一批合规、严谨、强势的本土的优质金融机构和相关中介组织,充实资本、积蓄人才,这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机构将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和守护过程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作者系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