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被镇南关大捷赶下台的短命总理,何以能够在法国享有盛名?
2017-08-12 17:01:30 来源: 互联网 [打印本稿]

实际上,在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历史上,大多数内阁都是由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提出辞职的。有人评论道:“促使国民议会更换政府的理由是微不足道的,人们对此常常惊讶不已。”“最后众议院及参议院的议员们终于把一年一度或半年一度的内阁危机认为是一种正常的程序”。所有各届政府几乎都是通过在众议院的走廊里搞卑鄙阴谋而上台,然后不久又垮台的。对于这个体制问题,日后的戴高乐洞若观火:“长期的动荡不安使国家的政治生活危机重重,也使高卢人由来已久的好分裂,喜争斗的倾向愈演愈烈……简而言之,政党对立成为国家政体的基本特征,政府已无法在任何问题上达成一致,国家的最高利益被弃置不顾。民族的个性,历史的灾难及今天的动荡造成了这个不争的事实……”。

作为十九世纪后期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茹·费理在当时的法国政治光谱上属于温和共和派。这段时间的温和派统治打上了茹·费里强烈的个人印记。不少历史学家称这一时代为“费里的时代”。由于这个派别上台后便背弃以前关于社会经济改革的诺言,声称进一步的改革只能量力而行,见机行事,故有“机会派”之称。温和共和派重视法国在世界的地位,积极进行海外殖民扩张,企图以海外扩张的成就显示法国的地位与法兰西的民族的“光荣”;从而转移普法战争失败所导致的对德复仇情绪。在这方面,茹 费理也充当了殖民主义者吹鼓手的角色,就像他在众议院发表演说时说的那样,法国“不能只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还应当是一个能对欧洲命运施加自己一切影响的伟大的国家……它应当把这种影响传播到全世界并把它的语言、风尚、旗帜、军队和才智带到它力所能及的所有地方”。

但真正使茹·费理在法国政治史上名垂青史的则是他主导的教育改革。实际上,这也同他的家庭出身有一些关系。茹·费理,1832年4月5日出生在斯塔斯布尔省浮日山区的圣迪耶。其父因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国有财产出售而发迹,从一个铸钟工人成为陶瓷商,后成为圣迪耶当地的议长。其叔父是卢梭和伏尔泰的崇拜者,家中摆放着他们的半身像。茹·费理在这种家庭环境中成长,从小就受到启蒙思想和资产阶级革命思想的熏陶。他中学毕业后,便到巴黎学习法律,1851年在巴黎做实习律师。他的职业促使他认真研究了12-19世纪的法国历史和18世纪的哲学思想,他倍加赞赏的是哲学家孔多塞(1743-1794年,被雅各宾派杀害)在大革命时期提出的关于国民教育改革的报告和草案,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教育世俗化的思想,他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没有上帝,没有国王的社会”。

然而,直到第三共和国建立(1871年)之后,法国天主教的势力仍十分强大,除了拥有20多万神职人员以外,还享受每年超过5000万法郎的国家补贴。教育界更是天主教教会的天下。1879年, 76%的法国学生仍然接受教会的教育,教区神甫和耶稣会会员控制着7万多所中学,他们甚至插手大学的教育,把持着全国最高教育委员会,神学、圣人史等仍是教育的主要内容。共和派对于这样的情况忧心如焚:“如果国家不摆脱教会,如果再不消除法兰西人愚昧的教条,共和国将灭亡”。在他们看来,教会灌输的中世纪知识水平是无法跟上工业革命步伐的。法国的有识之士从普法战争法国的失败中意识到这一点,认为法国的战败是由于政府不重视现代科学造成的,“普鲁士的初级学校教师是色当胜利的创建者”。茹·费理在1882年的一次讲演中也直截了当地提出:“要用书本和利剑保卫共和国。”要求教师们把它当作座右铭。

但茹·费理不为所动。在他担任教育部长与总理期间,法国议会通过1881年和1882年两项法令(史称《费理法案》)规定了小学教育的免费、义务与世俗化制度。规定6-13岁为义务教育期,无论男女,都要接受公立或私立学校的免费教育,每个地区都要设立学务委员会,市长是该委员会的主席,负责监督法令的执行。如果某学生每月有4天旷课,其父亲就要到学务委员会作出解释,再次旷课就点名批评,并公之于众,或受刑事处罚,拘留9天。与此同时,为了打破教会在女子教育方面的一统天下(当时的法国少女是在“教会的双膝上”成长的)和“为男共和派提供女共和派伴侣”,政府还建立起新型的公立女子中学,1884年全国已有23所女子中学。此外,为保证教育改革的顺利进行,费里在议会上多次发表讲演,要求政府增加教育经费,呼吁各界人士资助教育事业。1880年教育经费占国家总预算的2%,1890年增加到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