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女记者卧底广州卖卵黑市:广州胜康医院涉嫌卖卵黑幕
2017-08-10 23:15:53 来源: 互联网 [打印本稿]

原标题:女记者暗访“卖卵”黑市:不要处女、颜值学历决定卵子价格潇湘晨报6月12日讯一般大专或差一点的本科院校学历,报酬一两万元,好一点的本科院校学历,三万元以上的报酬。只要半个月,就能赚到这笔快钱。这样听上去很美好的差事,背后隐藏着巨大的丑陋。从一条小广告到面试、体检、打针、手术……为了利益,不少高校女大学生铤而走险,走进卵子交易黑市。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其中医疗操作的不规范,和手术对身体可能造成的巨大伤害。校园贷催生一条灰色的“利益链”,让一些欠缺理财知识的大学生,在本该好好学习的年纪欠了一身债,本报也曾多次报道有关校园贷导致学生深陷借贷漩涡的案例。日前,有大学生向《潇湘晨报》举报称,身边有同学深陷校园贷泥潭后,又被卵子黑市中介瞄上。一些“缺钱”的女大学生,仅为数万元,就冒着终生不孕的风险甚至生命危险去卖卵子。潇湘晨报记者调查发现,地下卵子交易市场已形成一条黑色的产业链,不少黑心中介通过朋友圈等方式发布所谓的“捐卵”广告,出价1-19万元诱使湖南高校女大学生去广州卖卵子、代孕。过去半个多月,记者以卖卵者的身份进行暗访调查360xxi,揭露地下卖卵交易的黑幕。宣传标题交友圈发广告,高价诱惑女大学生5月22日,潇湘晨报记者走访长沙多所知名高校,部分女厕所门上都留有“捐卵”联系方式。在解放西路一些酒吧厕所门上,同样有类似的广告。5月23日,根据知情人的指引,记者添加其中一名中介为好友,其备注资料写着:“三代试管,代yun,捐卵。”朋友圈顶端背景广告“服务范围”包括:“有偿捐卵、试管婴儿、包生男孩、代孕包生……”中介资料备注写着:三代试管,代yun,捐卵。朋友圈顶端背景广告“服务范围”中包括:“有偿捐卵、试管婴儿、包生男孩、代孕包生。“招女生兼职,10-15天,捐卵一次,既得1万至5万元营养费”、“招聘代妈,年薪19万元,包吃住有保姆照顾”……这名杨姓中介在朋友圈宣称,缺钱的、欠校园贷的女大学生可以找她,并保证会选择“正规医院”。同时,她还广招代理,“介绍朋友捐有介绍费”。中介通过朋友圈发布广告,诱惑女大学生卖卵子。从去年10月16日起,这名杨姓中介开始通过朋友圈发布一些有关取卵、代孕的文章链接外,还发布不少“成功案例”:恭喜贵州h女士、新疆y姐、深圳c先生……同时配发“刚出生婴儿照片”、“银行转账回执单”和“医院的检查报告”。中介通过朋友圈,发布一些“成功案例”。该中介朋友圈公示的公司网址显示,这家机构为“广州麟子凤雏国际助孕中心”,网站栏目包括公司介绍、代孕须知、代孕流程和成功案例等,网站配有一些“高大上”的宣传照,并宣称是“现代化医疗中心、尖端技术设备、名医荟萃”。开价一般高校一两万元,知名高校三万元5月23日起,潇湘晨报记者以湖南某知名高校学生的身份通过网络与该中介联系,示意自己欠下校园贷选择卖卵子。对方发来一个个人基本信息模板,让记者如实填写。这些基本信息包括姓名、年龄、体重、血型、学历、学校全称和月经时间等共计19项。中介通过朋友圈布面试所需提供的个人基本信息,包括姓名、年龄、体重、血型、学历、学校全称和月经时间等共计19项。在看过记者填写的个人信息和全身素颜照片后,中介答复,“你这个可以给到三万元。”“客户基本上都看重颜值和学历,价格也由这两项条件决定。素颜照要真实,学籍信息也必须提供。”见记者担心个人信息会被泄露,该中介回复称,“见客户时让对方看一眼学籍就行。”她说,因为记者的学历,才能拿到三万元的报酬,一般大专或差一点的本科院校,报酬只有一两万元,“之前吉林一学生,学历高但长相一般,只支付两万五的报酬。”流程见客户前须体检,取卵前打促排卵针在见客户前,杨姓中介要求记者先做个全身体检,重点检查乙肝、梅毒和艾滋,“体检没问题客户才放心。”她说,体检没问题,客户满意并确定要买卵子,就只要等月经来打促排卵针,“打针有两套方案,长方案打13天针,休息一天取卵,而短方案是打9天针。”网上简单沟通后,杨姓中介于6月2日下午约记者在长沙河西通程商业广场见面。令记者意外的是,该中介女子看上去很年轻。她说,自己毕业一年,工作一两个月觉得无趣,微薄的工资也没法养活自己,后在偶然的情况下,选择跟朋友“走捷径赚钱”。“这事反正不违法。”交谈过程中,她还建议记者做代理,介绍身边同学拿提成,“至于客源不是问题。”她说,“很多女大学生借校园贷后,拆东墙补西墙急需用钱,都会找我们卖卵子,这个钱来得又快又容易。”为何不在长沙取卵?中介解释称,“长沙有医院想和我们合作,但考虑到这边技术没达到要求,所以不敢在长沙做。”她反复向记者承诺,“老板从事这行十多年了,取卵手术绝对没有风险。术后休息一周,忌辛辣食物,不要喝酒,注意睡眠,很快就恢复了。”6月4日凌晨,杨姓女子告知记者,“今天有客户,你可以过去见面,错过了就要再等等。”要求卖卵者不能是处女,一次取卵不低于15颗4日晚7点多,潇湘晨报记者刚搭乘高铁抵达广州南,广州的中介联系记者赶到天河区梅花园怡新路怡新花园小区。当晚9点多,一名女子带着记者到该小区一处宿舍。两室一厅的屋内,一男一女正在计算捐卵者体检费等开支,后证实三人系三姐弟,湖南邵阳人。6月4日晚上,广州市天河区梅花园怡新路怡新花园小区一宿舍内,许家三姐弟证在计算体检费等开支。“价格从一万元至五万元不等,现在有五六个学生在打促排卵针。”姐姐许女士掏出手机打开一名卖卵女子的照片称,“虽然长相清秀,但学历是大专,所以报酬只有2万。”她还询问记者“你不是处女吧?”、“处女不行,长得漂亮学历再高也不要。”许女士对此解释称,“取卵过程中要是弄破处女膜,她们没办法承担责任。”许女士说,卖卵子的女大学生大都缺钱,“有的卖卵子后,休息三个月又去卖。越年轻的女孩越恢复得快。”她承诺,“取卵没什么风险,一次取18-20颗,低于15颗客户不要。”不过,许女士也承认,买卖卵子是违法行为,“明目张胆捐卵肯定不行”。离开宿舍时,妹妹许女士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些药,她称是赶往附近场所给一女孩打促排卵针,“我和姐姐都是学医的,以前在妇产科上班,打促排卵针都是自己来,这样也放心些。”记者离开去找住处前,她也提醒称,“明天见客户,稍微画点淡妆。”检查趁医院午休期间扎堆检查,不出检验报告5日上午10点,约定见面的时间已到,但记者迟迟未接到许女士等人的电话。直到下午1点左右,她打来电话称,要记者紧急去医院做B超,“医院只有下午1-2点才能检查。”车上,见记者腿上有些淤痕,她要求记者穿上裤子或薄丝袜,“客户见到不好”。去往医院的途中,许女士致电医生询问,“有两个女学生,做长方案,你那还有假条单吗?”随后,车子来到“广州胜康医院”,在二楼门诊健康体检中心B超室,里面有五六名女生在做检查、拿假条单,她们私下和中介讨论打促排卵针和取卵事宜。6月5日下午1点多,中介带记者到广州胜康医院二楼门诊B超室检查。记者注意到,这个时间点,除了B超室和一旁的体液室外,医院其他诊室大门紧闭,“看病检查的病人”只有中介和卖卵的女孩们。记者躺在在床上,一名女医生对其进行B超检查。检查完后,医生没有出具检查报告,而是和中介许女士一同进入旁边的体液室。约十分钟后,许女士单独出来,面对记者的疑问,她一脸不悦和烦躁,“别问那么多”。6月5日下午1点多,广州胜康医院二楼门诊,医生检查完后和中介进入体液室。面试记者和客户还价,被指违反行规遭威胁随后,许女士带着潇湘晨报记者来到位于“北方工业广州商务中心”三楼办公室等客户。记者注意到,里面有两间单独办公室和一个大厅,门口和室内未悬挂任何标识标牌。司机许先生对此说,“这个不能挂牌的。”中介办公室位于广州市北方工业广州商务中心三楼,里外没有悬挂任何标识标牌。5日下午4点多,一名客户赶到,他自称有5b5一个儿子,还想生二胎。得知记者欠下数万元校园贷才决定卖卵子时,这名客户询问了很多校园贷的相关细节。他还说,“从此别过,孩子出生不用担心,我的家庭经济条件可以。”面试对话客户:哪里人?记者:长沙客户:哪一年的?记者:1997年客户:家里有兄弟姐妹吗?记者:独生女客户:今年大几,什么专业?记者:大二,汉语言文学客户:湖南什么学校?记者:你要问这么清楚吗?211工程大学客户:有什么恶习?记者:没有客户:整过容没?记者:没有客户:父母亲做什么工作?记者:老师客户:抽烟喝酒吗?记者:不抽不喝客户:你腿上的淤痕怎么来的?记者:蚊子咬的……在与客户交谈的过程中,记者以缺钱为由,希望客户能多出些报酬。这一要求现场遭到许女士的不满,她认为记者违反了“行规”,“价格你要和中介谈,愿意做就做,觉得价钱不合适就回去。”许女士说。事后,许女士向中介发消息,对记者当天的行为表示不满,“如果她还像今天这样胡乱搭讪,会被其他公司当成中介拉人打一顿的。”许女士还通过言语威胁称,“聪明一点的就会知道听话点,在这里起码会照顾好,也不怕拿不到钱。”广州中介言语威胁打针现场设备未消毒配药不定量,有中介自行给女孩打针6月5日下午,广州圣地南路圣地大厦,许女士带潇湘晨报记者实地看中介如何打促排卵针。大厦9楼一处办公室,门口悬挂的牌子上写着“权健自然医学”。推门进去后,一楼摆放着一个桌子数把椅子,三名中介正在聊天。一楼至二楼有个很窄的旋转楼梯,为伪装成康健中心,两层楼的墙上都贴了穴位、火疗之类的海报。二楼两个房间:右侧屋内有台做B超的仪器,用于看卵子的数量、大小和成熟程度。左侧屋内用于注射促排卵针,里面一身着蓝衣的中年女子既24d没穿白大褂,也未采取任何消毒措施,她从红色袋子里拿出“注射用重组人促卵泡激素”、“曲普瑞林”药物,边跟中介许女士聊天边配药。不过,她的配药没有定量,只是配了大概的量,且一针药准备分别打给三个女孩。6月5日下午,广州市圣地大厦9楼,中介自行配药打促排卵针。屋外三名女孩子坐着玩手机,轮流进入房间打促排卵针。记者注意到,蓝衣中年女子在卖卵女孩肚脐眼右边一个拳头位置扎针,之前未用络合碘消毒,注射时也未戴医用手套。随后,又有五六名年轻女学生来到二楼等候打针,她们长相清秀,身材高挑,其中还有一名乌克兰留学生。现场有多名中介,她们自行给带来的女孩打促排卵针,并严格禁止女孩们私下交78e流,打完针就会各自带走。6月5日下午,广州市圣地大厦9楼,中介自行配药打促排卵针时,未采取有效防护措施。“取卵手术不在医院,在一栋别墅内。手术时不打麻醉药,会在肛门内塞一颗止痛药。”取卵手术地点由医院变成别墅,记者要求查看环境确保手术安全时,许女士先是答应,“有个女孩打了9天促排卵针,周四(6月8日)上午会去取卵。可以带你们去,但手术过程不能看。”不过,到了6月7日晚10点多,许女士突然告知,女孩还要继续打针,取卵手术延期。当记者一再要求去别墅手术室查看时,她态度骤变并拒绝。对此,杨姓中介和她朋友道出了实情,“我们做这个行业十多年,从未出过任何医疗事故。每个行业都有行规,你还没有确定卖卵子之前,我们是不可能开放所有场所的。”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创茄网-(http://www.chuangqie/archives/4639)

-